行业动态
发布日期:2023-06-23 09:35:22
何文波:绿色低碳是覆盖全领域、贯穿全过程的系统工程

 

  “钢铁业的任务是转型升级,绿色低碳是转型的方向,但绿色低碳不是行业的某一项重要工作,而是覆盖全领域、贯穿全过程的系统工程。”613日,在钢铁行业低碳工作推进委员会2023年年会暨钢铁工业绿色低碳技术交流会上,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党委书记、实行会长何文波如是表示,并从三大钢铁改造工程和两大产业发展计划的角度具体阐述了这一观点。

  看钢铁的全局——

  三大钢铁改造工程中的绿色低碳主题

  习大大总书记要求大家,做好经济工作,必须坚持系统观念,用普遍联系的、全面系统的、发展变化的观点观察和解决问题。何文波认为,绿色低碳的主导性,不仅对钢铁业内是这样的,而且与整体经济社会都有关系。钢铁业走向碳中和的过程,不仅是钢铁业自身的转型,也是一项社会工程。以“绿色低碳”的视角为看问题的主线,会看到钢铁的全局,看到钢铁行业的各项工作都在围绕绿色低碳主题在变化、在转型、在升级。“行业的整体转型的核心其实就是绿色转型,是以绿色低碳为方向的一系列整体部署和安排。钢铁的使命是为经济体系服务的,而经济体系要实现绿色转型,所以形成了新的需求、新的需求结构,钢铁要适应,要转型。”何文波强调道。

  就正在实施的三大钢铁改造工程中的绿色低碳主题而言,产能置换是在优化全产业的空间布局和流程布局,这个过程本身是实现钢铁产业高端化、智能化、绿色化的过程。而超低排放、极致能效本身就是针对绿色低碳的目标。他特别强调,在低碳工作24字工作方针中,“抓基础、谋突破”是前六个字,相对谋突破而言,抓极致能效就是在抓基础,就是在抓低碳转型的基础工作。正在推进的极致能效工程是能够直接产生碳减排效果而且工作成效可预测的基础性工作,因为它的核心是最佳可行技术(BAT)的推广应用。而数据治理又是极致能效工程的基础工作。在极致能效工作任务中,包括三清单、两标准和一系统,这个系统就是极致能效的数据系统。对于基础工作,何文波提出了“两个所有”——所有降低成本和提高效率的行为和成效都会导向节约资源和节约能源的结果,所有节约资源和节约能源的行动和成效都会导向低碳的结果。事实上,基础工作好的企业,在同样的工艺技术条件下,能效会更高、排放会更少

  何文波进一步辨析了抓基础和谋突破的关系:“谋突破是少数人的事,抓基础是所有人的事。谋突破的实现路径是不确定的,而抓基础的路就在你脚下。”这里说的谋突破,主要是指在钢铁冶金技术上对突破性技术、颠覆性技术的探索和投入。有人会成功,有人会失败,有的有回报,有的打水漂。但这种投入是必须的,因为如果没有突破性的技术进展,钢铁业是不可能实现碳中和的。根据到目前为止的预测,即使有这样的技术突破,到2050年仍会有若干比例的碳排放要靠碳汇来解决,可见钢铁碳中和难度之大。抓基础,这里指的是钢铁碳中和工作要从基础工作做起。路很长,一步一步走,工作很多,首先要从基础工作做起。“看不准的,去试,那叫谋突破。看得准的,去抓,措施要落实落地。所有人都要有事干。”何文波强调道。

  看钢铁的上下游——

  两大产业发展计划中的绿色低碳主题

  “以‘绿色低碳’的视角看钢铁的上下游,围绕绿色低碳主线将发生什么变化,钢铁业怎样与之互动,怎样在上下游产业链上成为实现绿色低碳转型的驱动力量?钢铁强国,要把‘强国’二字看作动词。”何文波表示。

  对于两大产业发展计划中的绿色低碳主题,何文波指出,随着全球钢铁业对绿色低碳发展方向的认识和理解越来越深入,仅仅研究资源总量问题已经远远不够。政府要求(各国政府)、标准约束(各种新创生的标准和规则)、用户导向(下游先行产业和先行企业)都指向一个方向——钢铁业的绿色转型,涉及产品、数据、标准、认证等各个环节。这既是技术竞赛,又是产品竞赛,也是规则竞赛。现在各方正在筹划“基石计划升级版”,或者称之为基石计划2.0,主要研究和部署的是未来资源(主要是铁资源)在品种和形态上如何适应钢铁流程低碳化变革趋势。他表示,刚刚召开的行业质量标准工作委员会会议已经在这方面提出了工作要求,要做好资源领域的标准布局,包括直接还原铁、废钢等标准都要针对低碳排放钢的规模化生产,提前做好各种准备。“基石计划升级版”解决的仍然是钢铁原料来源问题,是铁资源布局问题,但重点由总量转向品种,因为各种可选择的冶炼新流程都对铁资源的品种、质量提出了新的要求,这就是钢铁绿色低碳转型给上游资源产业出的题目,涉及技术变革、资源匹配、产业边界、产业投资等领域。“形势的发展不容大家含含糊糊,绿色低碳不再仅仅是一种号召、一种要求、一种趋势,而是具体的法律法规、标准规则、用户要求。”何文波强调道。

  同时,何文波指出,下游有很多领域,都需要上下游协同来解决绿色转型问题,无论是制造业还是建筑业,无论是造汽车还是盖房子,都有一个绿色低碳导向问题。这对钢铁业而言,既是约束,又是机会,为此钢协提出并推进了钢铁材料拓展应用计划。钢铁业要支撑、要参与、要促进建筑产业的工业化转型,扩大装配式钢结构应用,特别是住宅和专用设施的钢结构化。这本身也是一个绿色主题,体现在房屋建筑的低碳化上,运用的理念是基于钢铁材料循环利用绿色特性的建筑物全生命周期碳排放的最优化。这是个很复杂的工作,也是一个很有前景的工作,正在与下游产业推进的专门产业发展计划将使这个课题不断深化和具体化。“我有一个梦想,像造汽车一样造房子,这个梦想一定会实现。事实上,在国家部委和上下游产业的共同努力下,这项工作已经在加速。意义不仅如此,从金属储备的角度讲,最好的储备就是应用,中国在此方面的空间很大。”何文波说。

  “从总体上说钢铁的基本减排路径,如果用两句话,就是绿色制造和制造绿色;如果用三句话,就是三个替代——能源节约和能源替代、资源节约和资源替代、材料升级和材料替代。”何文波提到,他在调研后给敬业集团董事长李赶坡的回信中谈了对钢铁企业“垂直升级”和“纵向延伸”的观点和看法,其实就是在讲“材料升级和材料替代”。“垂直升级”主要是指材料升级,而“纵向延伸”包括了材料替代的主题,例如钢铁业如何参与建筑产业工业化绿色化转型的问题。“用绿色钢材去替代其他的材料,构建下游产业新业态,这是最了不起的。”他说,“这就是大家要做的事。”

  何文波进一步强调:“钢铁产业进入下游,也要绿色驱动,要对产业链升级有贡献,要对下游技术进步有贡献,要对下游实现绿色低碳转型有贡献。海外发展也是这样,要绿色出海,要把中国的绿色技术带出去,绿色转型的概念要宽一些。”

  最后,何文波谈到了对铁资源变化趋势的认识。他指出,钢铁发展初期,是钢铁的蓄积,是通过钢铁的流动、铁资源的空间转移而实现的铁资源蓄积。铁资源的流动是从地下到地上的流动、从国外向国内的流动、从南半球向北半球的流动。钢铁发展到一定程度后,特别是在像中国这样的钢铁生产大国和消费大国,将不再以三个流动为主,主要表现为钢铁的循环,或称铁资源的循环——制造领域是铁资源的短周期循环,建筑领域是铁资源的长周期循环。“到那时,二次资源和再生资源将成为中国钢铁工业铁资源的主要来源。到那时,中国也将成为世界上铁资源最丰富的国家。”何文波展望道,“这个前景是可预测的,也是必然的,这也是绿色转型过程大家可以期待的结果。”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